www.9769.com · 
当前位置:彩霸王论坛 > www.9769.com >
397588王中王全国视野下的广东区域综合竞争力分
发布时间: 2020-01-26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是党的十九大报告对我国经济发展作出的一个重大判断。发展阶段的变化,区域竞争力的内涵也在发生变化,发展质量取代了发展速度,成为区域竞争力的首位要求。

  党中央和习总书记对广东高质量发展寄予厚望,要求广东在构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上走在全国前列。广东要在高质量发展上发挥示范引领作用,必须更坚实打造支撑区域竞争力的基石,从传统要素粗放投入的成本优势和规模优势,转变为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的综合质量优势,在优化结构、提升效率、创新引领、绿色发展、促进协调等方面集体发力,全面构筑新的竞争优势和区域竞争力。

  在高速增长阶段,广东用了短短40多年时间一跃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关键秘诀在于通过改革开放,将人口红利成功转化为低成本大规模制造能力,建立起广东制造的国际竞争优势。但是,近年来,随着全国人口结构的老龄化,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同时,全球增长放缓和逆全球化思潮泛起推动国际贸易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内外部条件改变对建构在低成本优势基础上的广东制造业带来了双重挤压,支撑广东传统区域竞争力的内外部条件发生了根本变化。

  首先是人口红利的消退加速削弱了广东的成本优势。任何一个地区都不可能在持续经济增长同时一直保持低成本优势,但是中国人口年龄结构老化进一步加速了这个时间点的到来。以人口抚养比来衡量,全国和广东先后在2011和2013年进入了人口红利的拐点期。在2013-2018年间,广东的人口抚养比从29.55%快速上升至34.77%。在此期间,广东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从53611元上升至89826元,上涨了67.6%,年复合增长率为10.88%,超过了广东GDP增速大约2个百分点(这段时期广东GDP名义增速为8.95%,实际增速为7.5%)。广东是制造业用工大省,随着时间推移,人口红利消退导致劳动力供应减少的效应将日渐明显,未来工资上升速度很可能进一步加快。(见图1)

  目前,广东企业已经强烈感受到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压力。据2019年广东省社科院与相关职能部门对全省企业进行的一项大规模问卷调查显示,在问及企业在2017-2018年生产经营中遇到的主要困难中,比重最高的三项分别是“劳动力成本上涨”(53.88%)、“原材料成本上涨”(31.92%)、招工难(27.76%)。相比于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中“原材料成本上涨”、“劳动力成本上涨”和“招工难”的问题相对更严峻。近七成(68.89%)的民营企业反映,“人工成本”上涨对企业的经营状况影响最大,显著高于“税收成本”和“能源成本”上涨等其他因素。

  其次,逆全球化思潮扩散和全球贸易增长停滞对广东的制造业优势形成冲击。广东是全国第一外贸大省、世界制造业基地,2018年进出口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占全国近四分之一。图2清楚显示,广东的外贸增长,是与全球贸易规模扩张紧密联系的。从1988年到2018年30年间,广东出口额和全球商品贸易总额的相关系数高达0.98(相关系数表示两组数据的联动变化趋势。如果相关系数为1,表示两组数据的变化趋势是完全一致的),这说明广东的外贸出口和国际商品贸易兴衰变化几乎完全一致。2003-2008年是全球贸易快速扩展时期,全球贸易总量扩张了1.6倍,广东出口规模扩充了4.2倍。2008年之后,全球贸易增速显著放缓,在2008-2018年,全球贸易规模只扩张了1.1倍,同期广东出口规模也相应放缓,扩张了2.6倍。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全球贸易同比增速为0.5%。怎么才能把YY频道删掉?铁算盘论坛,在第一季度广东出口增长了1.8%。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一旦全球贸易增长进入停滞期,将对广东外向型经济造成严重挑战。此外,以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为代表,西方部分国家逆全球化思潮严重破坏了WTO框架下的全球贸易秩序,进一步削弱了全球贸易增长动能。尽管近期中美双方就分阶段取消加征关税文本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广东必须对中美贸易摩擦的长期性和复杂性保持清醒的认识,做好在国际贸易发生趋势性变化情况下的应对准备。

  实际上,这种趋势性转变不仅仅是广东所面临,也是全国普遍面临的。但是相比于全国整体而言,广东经济外向度更高,过去长期以来更加依赖于劳动力成本优势和国际市场,对这一转变的感受也更深刻。同时,广东的经济发展水平也更高。2018年,广东人均GDP达到8.64万元,折合1.3万美元,珠三角人均GDP更是达到130182元,接近2万美元。按照世界银行2019年新修订的高收入经济体门槛标准(12375美元),广东已经整体跨过了世界银行的高收入经济体门槛。即便没有上述内外部条件的变化,广东也必须寻找新的竞争力优势。这种新的竞争力优势,必须基于新发展理念,与高质量发展的阶段需求相一致。

  近年来,广东经济增长总体平稳,新旧动能转换加快,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发展质量稳步提升,韧性明显增强。在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条件下,2019年前三季度,广东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7191亿元、同比增长6.4%,比全国高0.2个百分点,与江苏持平,低于浙江(6.6%)0.2个百分点(见图3)。全年经济总量有望破10万亿元,并将连续31年居全国首位。从产业结构调整、生产效率提升、创新能力增强、实现绿色发展、加快区域协调五个方面来看,广东在产业结构、创新能力、绿色发展方面都处于领先位置,但在劳动生产率提升和区域协调发展上存在着短板。

  作为制造业大省,近年来广东服务业发展势头迅猛,服务业占GDP比重不仅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也高于经济发展水平相近的浙江、江苏。服务业加快发展不仅推动了广东产业结构优化调整,也成为确保经济平稳运行的稳定器(见图4)。2019年前三季度,广东服务业增加值43443亿元,增长7.9%,占GDP比重为56.3%,比2018年提高2.1个百分点。服务业增长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66.2%,高于第二产业34.6个百分点,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营利性服务业发展势头尤其良好,2019年1-8月,规模以上服务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1.4%。其中,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19.9%,互联网和相关服务增长16.3%。

  在服务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广东不断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2017年,广东高新技术产品占全省出口产品比重达到34.6%,高于29.5%的全国整体水平,低于江苏的38%。但是广东高新技术产品的规模要远远高于江苏,占全国总比重达到了32.3%,同期江苏仅有20.7%(见表1)。近两年来,面临出口放缓的压力,广东不断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2019年前三季度,全省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0%,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为55.9%,与2018年基本持平;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7.4%,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为31.5%,同比提高0.6个百分点。从支柱行业看,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7.5%,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长8.2%。部分工业新产品产量高速增长,新能源汽车增长76.0%、动车组增长66.7%、3D打印设备增长270.8%、液晶显示屏增长31.8%。民营企业工业增加值增长7.1%,快于规上工业增速2.6个百分点。龙头企业成为增长主力,百强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0%。

  劳动生产率是衡量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核心指标。从横向对比,广东劳动生产率要略高于浙江,低于江苏。2014年,广东全社会劳动生产率为11.12万元/人,同期浙江为10.82万元/人,江苏为13.89万元/人。到2018年,广东提升为14.95万元/人,同时期江苏全社会劳动生产率上升到19.49万元/人,浙江为14.65万元/人。此外,从劳动生产率的提升速度来看,2018年的广东全社会劳动生产率是2014年的1.34倍,低于江苏的1.4倍和浙江的1.35倍(见图5)。

  企业创新主体活跃是广东创新的最大特色和优势。近年来,广东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迅速扩张。2018年,全省高新技术企业达44686家,是2015年的4倍,占全国的比重从2015年的14.6%急剧攀升至25.9%。近年来,广东科技研发投入持续增长,2018年全省研发(R&D)投入2704.7亿元,排全国第1位,研发投入占GDP比重提高到2.78%,超过江苏,排北京、上海之后居全国第3位(见图6);在发明专利数量上连续17年居全国第一,2018年广东PCT国际专利申请量占全国近50%。根据《中国区域创新能力评价报告》,广东区域创新能力已经连续三年位居全国首位。在5个一级指标中,广东企业创新、创新环境及创新绩效三项指标均排名全国第1位,知识创造指标落后于北京和江苏,知识获取落后于上海和北京,均排全国第3位。

  近年来,广东围绕能源结构调整、产业结构绿色化升级和环境治理发力,强化能源总量和强度双控,资源节约集约利用水平进一步提升。2016、2017两年,广东万元GDP用水量、单位GDP能源消耗和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两年累计分别降低21.3%、7.23%和8.69%;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两年累计分别减少5.0%、4.9%、4.0%和2.0%。2017年广东单位GDP能耗为0.38吨标准煤/万元(见图7),仅为全国的三分之二,为全国各省市第二低;单位工业增加值水耗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近30%。在东部沿海发达省份中,规模以上单位工业增加值废水、二氧化硫排放量和固体废物产生量等指标广东全面领先,广东正走在高水平保护下的高质量发展道路上(见表2)。

  (五)区域发展不协调仍是短板,“双区驱动”“双核联动”“一核一带一区”效应开始逐步释放

  近年来,397588王中王广东区域发展不平衡状况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2018年广东21个地市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差异系数下降至0.6619,为2010年以来最低水平。但与江浙等沿海发达省份相比,广东区域不平衡程度依然较高。比较区域内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最高的群组和最低的群组,2018年,广东前三位地市人均GDP的平均值与后三位地市的比值为5.69,远高于浙江的1.97和江苏的2.65(见图8)。

  不过,广东区域发展不协调的局面有望逐步改善。伴随全力推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支持广州市推动“四个出新出彩”实现老城市新活力与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等一系列国家和广东区域发展战略出台,广东正在加快构建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

  一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正在快速推进,“双区驱动”效应日渐增强。近年来,港澳与珠三角地区正在从基于生产和贸易的传统合作方式走向支撑高质量发展的创新协同。2016-2018年,在珠三角的港资企业发明专利数量、实用新型专利授权数量、外观设计专利授权数量占外商企业比重均在80%以上。截至2019年6月底,在广东建成的7家省实验室中,已包括有8家香港科研机构、25位港澳科学家参与建设。港澳的科技创新等专业服务业优势正与珠三角的雄厚制造业基础产生同频共振。深圳已对周边城市形成了强大的溢出带动效应。依托深圳的辐射带动力量,东莞大力打造松山湖高新区和滨海湾新区,惠州加快打造仲恺高新区和环大亚湾新区,中山谋划建设东部产业创新带,此外,深汕特别合作区已形成电子设备及电子产品制造业、大数据、新材料、新能源等产业集群。深圳市已累计向深汕特别合作区投入财政资金超70亿元,撬动各类投资达1200多亿元。

  二是广州和深圳通过“双核联动”,充分发挥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引擎功能。2019年前三季度,广州、深圳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17869亿元、18689亿元,占全省的23.15%和24.21%,合计占比47.36%。从区域经济总量占比变化看,2012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广州、深圳地区生产总值占全省比重累计提高0.72个百分点。

  在稳增长的投资、蓄动能的科技创新以及现代产业体系建设等三个关键领域,广深尤其发挥着至关重要的双核驱动作用。广深两市在2018年联手贡献了全省三成固定资产投资,成为广东稳增长重要压舱石。2019年前三季度,广州投资增速进一步提高到21.3%,在规模和增速上都居于全省首位。在创新领域,广深两市在2018年联手贡献了全省65%的全社会研发投入,广州和深圳2018年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分别达到11746家和14415家,合计占全省的58.55%(见图9)。在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方面,广深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发展继续保持绝对优势地位。2018年,广州先进制造业增加值2656亿元,深圳为6565亿元,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分别达到59.7%和72.1%,比全省分别高3.3个和15.7个百分点。广深两市2018年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户数分别为7348个和6370个,营业收入分别为11115亿元和11177亿元,合计占全省比重分别达到67.6%和82.2%。

  三是“一核一带一区”的区域发展新格局初步建立。珠三角正率先步入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阶段。2018年,珠三角地区R&D经费支出为2586.01亿元,占全省R&D经费的95.61%,规上工业企业R&D经费内部支出占全省95.02%。2016-2018年珠三角地区的发明专利授权数增加了27.6%,实用新型专利授权数增加了112.4%,外观设计授权数增加了14.9%,占全国比重不断提高,创新能力走在全国前列。东西两翼沿海经济带努力建设全省产业发展新主战场,投资占全省比重从2016年的24.7%上升到2018年的25%,实际利用外资额从2016年的4.07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11.13亿美元(按照2018年平均汇率折算),年均增长65.4%。其中东翼实际利用外资2017年同比增长了154%,西翼实际利用外资2018年同比增长了319.8%。积极的省级财政统筹则为北部生态发展区的生态保护、民生兜底提供了重要保障。2016年珠三角地区人均财政支出是东西两翼沿海经济带和生态发展区的2.8倍和1.8倍,通过采取财政转移支付等举措,到2018年差距已分别缩小到2.5倍和1.7倍。

  2018年6月,广东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提出全面实施以功能区为引领的区域发展新战略,形成由珠三角核心区、沿海经济带、北部生态发展区构成的发展新格局。2019年7月,广东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构建“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促进全省区域协调发展的意见》。区域发展新格局的提出,体现了广东积极用新发展理念去指导推进区域协调发展。一方面,加强分类施策,不同地区应遵循各自的区域定位、发展重点和发展方向,分类指导扎实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另一方面,继续加强全省统筹,围绕着提升区域基础设施均衡通达程度、全面推进区域创新体系建设、优化区域产业布局、提升区域对内对外开放水平、推进区域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等多方面发力,加快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

  围绕着“一核一带一区”区域发展新格局的构建去研究广东区域竞争力,可以更加准确地反映基于发展新格局要求的广东各地市区域竞争力发展情况。

  2019年前三季度,在国内外复杂严峻的经济形势下,广东经济依然保持平稳运行,经济结构持续优化,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7191.22亿元,按可比价格增长6.4%。工业方面转型升级成效明显,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7.4%,增速快于规模以上工业2.9个百分点;百强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0%,增速快于规模以上工业4.5个百分点;龙头企业成为增长主力,实力进一步壮大。服务业增加值43443.12亿元,增长7.9%,占GDP比重为56.3%,比上年同期提高1.2个百分点;服务业增长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66.2%,高于第二产业34.6个百分点,成为广东省经济增长的主体力量。

  2018年,珠三角核心区、沿海经济带和北部生态区的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81048.50亿元、14103亿元和5874.44亿元。珠三角核心区依然是广东经济增长的主引擎,占全省比重80%,沿海经济带和北部生态区占全省比重分别为14%和6%,从比例上来看依然很小。但是,“一带”“一区”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经济增速下降幅度较小,表现出较强的抗压能力,对支撑广东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不断增强。

  (二)以产业升级应对下行压力,“一核”“一带”“一区”制造业均实现了持续优化升级

  2018年,广东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增加值32305.16亿元,同比增长6.3%。2019 年上半年,受外部市场不确定性等因素的影响,全省工业生产增速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落,工业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省委、省政府陆续出台各类相关措施大力推动转型升级,为全省工业经济发展积极创造良好条件,确保支柱行业和重点企业生产仍保持较高增速,为全省工业增长提供较强支撑。2019年前三季度,广东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累计完成增加值24010.98亿元,同比增长4.5%。

  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广东不断优化制造业内部结构。从2015年到2018年,“一核一带一区”各自制造业中的先进制造业占比都在持续攀升。2018年,珠三角地区制造业中的先进制造业占比上升到60%,沿海经济带中先进制造业占比上升到40%,生态发展区制造业占比也突破了30%。此外,三大区域制造业内部各自高技术制造业占比也有稳步提升。

  2019年前三季度,广东服务业继续保持较好发展势头。从2018年的全国经济数据来看,广东在服务业发展上处于全国领先地位。2018年,广东规模以上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27122亿元,较上一年上涨11.50%,比全国高2.6个百分点。与处于相近发展水平的部分省市相比,2018年广东规模以上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速比北京高4.3个百分点,比上海高2.4个百分点,比江苏高6.5个百分点,比山东高8.8个百分点,仅低于浙江0.3个百分点。

  截至2018年,“一核一带一区”的第三产业比重均超过了第二产业比重。但是从规模以上服务业的增长情况来看,第三产业增长动力主要还是来自于珠三角。2018年珠三角规模以上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速高达11.90%,高于全省平均水平0.4个百分点,贡献了全省规模以上服务业营业收入的96.26%。相比而言,沿海经济带、生态发展区的规模以上服务业增速仅仅为1.58%和3.24%。造成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在于规模较大的服务企业多分布在珠三角核心区。2018年,珠三角地区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户数占全省比重为91.7%,其中,广州、深圳两市的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户数和营业收入合计占全省的比重分别达到67.6%和82.2%。沿海经济带和北部生态区规模以上服务业相对薄弱,企业户数和营业收入占比均不足全省比重的十分之一,与珠三角核心区存在显著差距。

  (四)广东外贸受国际环境变化冲击,“一带”“一区”成为广东对外开放新亮点

  受到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和逆全球化思潮回潮的冲击,这两年全球外贸增长进入了一个低谷期,广东也受到了较大冲击。珠三角作为广东对外贸易主战场,对外部环境冲击首当其冲。在此背景下,沿海经济带和北部生态区在对外开放领域呈现出一些新亮点。在国际贸易方面,北部生态发展区表现相对出色,2018年进出口增速达到6.1%。在引进外资方面,沿海经济带通过大项目带动,近两年在吸引外资方面出现跨越式大发展。2018年引进外资增速虽然较2017年有所下降,但仍能保持55%的增速。

  固定资产投资是未来经济发展的物质保障。在经济下行压力下,2018年广东全省投资增速放缓,原本处于高位的珠三角地区投资增速从2017年的14.08%下降至2018年的10.9%。相比而言,沿海经济带和北部生态发展区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虽然也略有放缓,但是基本维持了稳定增长的态势。用投资增长贡献率来衡量,珠三角对广东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贡献率从2016年的76%下降到2018年的68%,沿海经济带从2016年的24.7%上升到25%,北部生态发展区在2018年也对全省固定资产投资贡献了6%的增长贡献率。这个趋势与将沿海经济带建设成为广东新时代全省发展主战场的战略目标是一致的。

  (六)科技研发持续向珠三角集聚,沿海经济带必须尽快加大科技研发投入推动产业升级

  提高科技研发投入是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的关键条件,是创新驱动经济增长和推动产业结构升级转型的重要基础。珠三角地区在研发投入方面是全省的绝对主体,2018年R&D经费支出为2586.01亿元,占全省R&D经费的95.61%;沿海经济带R&D经费支出82.91亿元,占3.06%。生态发展区R&D经费35.77亿元,占1.32%。

  在市场经济中,企业是创新的主体。R&D经费中来自企业的研发投入集中反映了市场创新活力和企业创新能力。2018年,珠三角规上工业企业R&D经费内部支出占全省95.02%,较2016年的94.46%略有上升,显示科技研发的空间集聚度还在持续攀升。相比之下,沿海经济带在该经费的全省占比从2016年的4.02%下降到3.40%,生态发展区从2016的1.52%轻微上升到1.58%。沿海经济带作为全省发展新主战场,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产业升级是其主要发展路径。研发投入水平的下降势必滞后其产业升级的过程,这个趋势需要重视应对。

  在研发投入方面,深圳一市就占全省研发投入的42.96%,显示了深圳在科创领域的领跑者实力。深圳创新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其企业创新活跃。以规模以上企业R&D经费内部支出来衡量,深圳2018年占全省该项支出的45.88%。

  (七)珠三角在降低能耗方面成效突出,生态发展区需警惕相伴经济发展的能耗上升趋势

  实现绿色发展要求不断减少能源消耗水平。珠三角地区在降低能源消耗方面成效突出。我们按照GDP加权平均的方法,计算了2016年至2018年“一核一带一区”三大区域的单位GDP能耗增速和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增速,珠三角始终保持负值,且处于“一核一带一区”中的最低水平。说明珠三角地区的能耗利用效率较高且在不断提高,反映出珠三角地区的技术进步较为显著。

  沿海经济带的平均单位GDP能耗增速和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增速从2016年到2018年经历了由正转负的过程,2018年其单位GDP能耗增速和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增速分别为-3.04%和-0.54%;北部生态发展区2018年的平均单位GDP能耗增速和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增速分别为3.25%和2.81%,且经历了由负转正的过程,说明其能源利用效率有下降趋势。生态发展区应注重充分利用生态资源优势,在不破坏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推动产业绿色化和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八)财政统筹力度不断增大,“一核”“一带”“一区”间的人均财政支出差距不断缩小

  由于区域发展不平衡,珠三角地区在财政支出上远远高于沿海经济带和生态发展区。但是,依靠上级政府的财政转移支付,这种差距表现出明显缩小趋势。2016年,群英会今天开奖结果11黄金投资稳中有赢,珠三角地区人均财政支出为15479.1元,分别是沿海经济带和生态发展区的2.8倍和1.8倍。到2018年,珠三角地区的人均财政支出上升为16837元,与沿海经济带和生态发展区的人均财政支出差距分别缩小到2.5倍和1.7倍。

  (备注:“一带”指把粤东、粤西打造成广东新增长极,与珠三角沿海地区串珠成链,形成沿海经济带。本文从“一带”截取了其中的粤东、粤西7市。)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今晚开什么码结果| www.555128.com| 金吊桶| 马报资料免费资料大全| 王中王论坛| www.234118.com| 香港赛马会| 水浒英雄高手论坛| 全讯网| 一点红高手论坛|